审视生命的结束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------纪念我们东劲的好会计王荣峰

闪     电

 

(一)

       我办公司的第三个年头,有一位年轻的会计想自己去深造,我不得不派人在电视台做广告,重新招聘新员工。几天内,陆续来了好几个人,最后来了一位笑容可鞫,体型健壮的老年人,一说话就带着幽默感,“退休了,在家里待着怪没有意思的,想出来找份工作干着,能和你们年轻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多好,天天和年轻人的脉搏一起跳动,一件好事。”
       我想和其他应聘者一样,先让他留下电话,和公司主要成员商量后再选择录取谁。然而我没想到的是,老人好象明白了我想说什么,出语很快,“专业知识没问题,我教过……;工资给多少也没有问题,以后你们根据我的表现‘赏’;你看我行吗?”直面问我. ,我潜意识地说出了口。在向物质和金钱看齐的今天,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实在是难得可贵的。
       那我明天来行吗?”,这句话,我真得又没想到,他问的这么急促,这么直率。
       行”!我的心情无比激动;在今天的经济社会里,大多数来应聘的,想了解的重点问题是,月工资和相关的福利待遇;然而,老人却只字没有提,只是想表达呆在家里寂寞,想出来找份工作,过的充实些。
       第二天,老人果然来了,为了中午休息,带着被褥。这样一个简单的举动又与年轻人不一样,一般年轻人先来熟悉一下,看一看是不是适应,等几天想留下的,才把被褥带来;结果老人第一天就把被褥带来了;我,我真得有一种心存感激的心潮在涌动。
       一晃一年过去了,我们互相沟通,都彼此对对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。老会计原先在县粮食局工作,退休后,一下子从岗位上下来,还真有些不大适应,自觉呆在家里实在是太无聊,出来工作他觉得十分快乐。
       老会计家离公司不算太远,这天下起了雨,我对他说,“今天你别回去了,我们喝点。”他高兴地应允了。
       在酒桌上,我们谈了很多很多,公司的发展,时事政治,历史人物等;让我至今难以忘怀的是,老会计说了这样一句话,“我的父亲、母亲,祖父、祖母都活到八十多岁,我现在才六十一,从来没感冒过,身体还可以,再‘保’你十年没问题。”
       “太谢谢了!企业要发展,人才是首要的;企业的三大支柱岗位是,财务、技术和管理,这三个位置更需要优良的人才,有你在财务上坐镇我就放心了。”
       老人最后说,我绝对尽我的最大努力去做,有一百的劲使一百的劲。
       一晃又过去半年了,老会计在这期间,一直在鼓励年轻的员工,要积极进取,要务实创新,要有责任心;经常与员工们谈心,做思想工作,于是,他同时又担任起了办公室主任的角色,与心理有矛盾的员工们沟通着,沟通的同时员工们也更进一步的了解了他。
       一次,与一位年轻的女员工开玩笑说,“我们两个一块在公司先干上十年,看谁先掉队。”当然,二十多岁的女员工等不到十年就该结婚了。
    

(二)

 
       风雨雪霜,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他从来没有缺勤过,雨下大了,他打电话叫车去接,也要坚持上班。
       这天上午十一点多钟,他到我的办公室,说家里打来电话,来了一位老家的老朋友,他早回去一会儿。下午没有来上班,我以为准是中午多喝了几杯,喝多了。
       第二天,他和往常一样,也是很早就来上班了,看不出有什么两样。快到晚上下班的时候,他到我的办公室,说明天去德州人民医院查病。
       “查病?”我惊讶地反问。“你怎么了?”
       他说我作天中午喝酒后,觉得右胳膊抬着有些费劲。我下午去了县医院,结果县医院的大夫叫我在去德州检查一下。
       我吃惊之余,马上稳了稳心神,说,“你是不是酒喝多了,过两天也许就没事了。”
       “我也说过两天就没事了,可两个儿子非让去。”
       “他们有一片孝心,再说了,若真得有点小病,耽误了也不好。”我似显出心平静气的样子说。
       第二天晚上,我给他家拨了电话,结果他的老伴接的。
       说今天不回来了,住在那里等化验结果,来回跑怪麻烦的。
       第三天晚上,我又打了电话,说明天回来。我问病情,他的老伴说,大儿子打电话回来说没事。
       “那我就放心了!”我放下电话,深深地松了口气。但心并没有彻底的放下。
       到了明天,上午10点多钟,我从外面办事回来,发现老会计回来了,正和其他员工说话,脸上露着笑容。
       我当时的心情,现在回想起来,真得高兴极了。因为他脸上带着笑容。
       我马上来到他身边,问:“没事吧!”
       他说:“好象是癌症”,他说着仍旧笑着。我简直不想信自己的耳朵。
       什么?说真的,一看你就没事,别吓唬我了。”
       真得,好象是肺癌。”
       我简直不知道当时在想些什么,想些什么好。心情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。我难看的笑了笑。
       确诊了吗?”我不想往下问,但当时自己控制不住自己,控制不住自己那颗想知道最终结果的心。
       他说:“病历他们不叫我看,说没事,吃点药就好了。”
       一下子我更糊涂了,你的儿子说没事,你又没看病历,你怎么知道是癌症?
       他说在儿女们忙着去取化验单子时,他问了个在场的实习生,实习生告诉他是肺癌,这时恰好主治医生进来,马上批评实习生,“你懂什么,不要瞎说。”,随后主治医生把他的子女们叫到一边,不知道说了些什么。第二天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,结果说没事,是感冒引起的,是肺炎。吃点药就好了。
       你就不要瞎猜了,又复查了一遍,一定没错。”
       又过了两天,他对我说,他觉得自己得的是癌症。
       恐怕真的坏了,我从来没有感冒过,为什么这次会感冒呢?”他对公司的好多员工说。
    …… ……
       最后,去了省城医院,诊断完毕后,医生告诉他的子女们,必须让老人住院。
       住院可以,”他把他的子女们叫到身旁,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席话,叫告诉他实情,“不要隐瞒我,我是病人,不告诉我行吗?你们能瞒到什么时候……怕 你妈接受不了,可以不告诉她……”老人到了这个地步,已经很不幸了,子女们不想再让他过多的表白了。
       自己患了肺癌。绝症。他自己知道了,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晚期。他不放心的是自己的老伴,他有与别人一样的亲情、爱情。
       最后他深信一件事,现在医学发达了,有一种药物,打七针,可以推迟、延长生命二百一十天。
       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”他对这二百一十天充满了希望,倾注了最后的眷恋之情。

      

(三)

 
       病魔残酷的一步步逼近老人的生命。他的嗓子嘶哑了,讲不出话来,给感情上的交流带来了困难,心灵的防线面临着崩溃。
       嗓子已嘶哑,他才最终被迫离开了公司,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公司。
       这已是冬季,春节的脚步近了,他坚持不去化疗,只要能延长生命二百一十天,在他的心里,就足矣了!
       他告诉子女们,不治之症,再治又怎么样呢。他认识一位有钱的人,其父同样得了肺癌,先后花了二十多万,最后还是老了,他说:“我明白你们当儿女们的心,就行了。”
       当一个人面对生命结束的时候,若能泰然处之,能够想到的不是自己,是子孙,是别人,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实在比登天还难,这是多么了不起的胸怀和心境啊!
       当你生了病,去看医生,多数医生会说,没有大碍,吃点药,或说打打针输输液就好了,医生说好,果真就好了。医生的安慰,对于病人来说,是莫大的救治,是最好的一剂良药,这是一种心理疗法,有助于患者从心态上自我调节,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健康。
       我听说过这么一个故事,有两个人同时去看病,其中一个人得了癌症的,诊断为没病;一个人实际上没有病,误诊为癌症。结果呢,误诊的先死了,得了绝症不知道的到活了很长时间。
       可见,心态能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。
       最后一次去看他,他说明年一开春,先把院子里的枣树刨了,听别人早说过不吉利。
       这天夜里,我作了个梦,梦见老会计被关在一个院落的小屋子里,屋外有一棵落了叶子的树。根据以往解梦的经验,应该是他逃不过冬天去,因为树是没有叶子的,我在心里默默的祈祷,但愿梦中的“原始人”告诉我的是错误的,是明年的冬天。
       《最新治疗癌全书》(日本,小川一诚、田口铁男主编)上写着:癌是人体正常细胞恶变而成了,癌细胞和正常细胞就像亲兄弟一样很相像,”是什么原因诱发正常细胞突变,开始无序的增殖呢?我们向病魔发起进攻,首先应该拥有一张作战图,是不是基因谱,然后把内奸找出来,杀掉他。我期盼,期盼人类战胜癌症的这一天。也许,也许……老会计等不到这一天了。
       他的自知,面对生命结束的等待,心理稍稍已乱阵脚,开始失眠,失眠导致免疫系统急剧下降。
       两天后的晚上,他离开了我们。带着可以推迟、延长生命二百一十天的希望离开了我们,带着对生命,对家人对朋友的眷恋离开了我们。
       他把院内枣树的生命留下了,把忘我的精神留给了我们。
       我想呐喊,当一个人得了绝症,最好不要告诉他(她)们,也许善意的谎言是对他(她)们生命的最大负责。
       春天来了,枣树钻出了新牙,这是新的生命的诞生。
       他的老伴,仍住在属于他们老两口的院落里。
       枣树啊枣树,迎风招展的枣树啊!和你的家人在一起的枣树啊!当人类彻底征服癌症的时候,全世界都在欢庆的时候,我会再写祭文,向你报喜的。
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6年7月7日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于百合苑生命轩